English Version
通知公告 您当前位置是:网站首页 > 通知公告

关于开展学习喻世友院长在2016年教学科研工作会上讲话的通知

来源:0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6-12-30 00:00:00       人气:2324

中大南方〔2016〕176号


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关于开展学习喻世友院长在2016年教学科研工作会上讲话的通知

 

各教学单位,各室、部、中心、馆:

12月16日,学院召开2016年教学科研工作会议,喻世友院长做了重要讲话。讲话从建立立体化人才培养方案、推进学科专业建设、推动学院转型发展等方面进行了全面阐述,并提出以“六个推动”促进转型发展,对学院在转型中出特色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,并对学院各单位及教职工提出了具体的要求。现将讲话内容印发给你们,请认真组织学习,做好贯彻落实。

特此通知。

 

附件:出特色:以立体化培养方案为关键点,推动转型--喻世友院长在全院2016年教学科研工作会上的讲话

 

 

 

中山大学南方学院

2016年12月30日



附件:

出特色:以立体化培养方案为关键点,推动转型

 

喻世友院长在全院2016年教学科研工作会上的讲话

(根据2016年12月16日讲话整理)

 

今年是我们学院出特色的发展时期重要的一年,在此时期,中山大学南方学院作为广东向应用型转型的示范性学校,更应该要有自己的规划、原则和操作,要结合南方学院的现状和南方学院的发展,来推动转型。为此,我自己出了一个题目,叫“以立体化的培养方案作为关键点,推动转型”。

转型核心在哪儿呢?就是培养方案。所以我说以培养方案作为关键点来推动转型。既然是关键点,培养方案也必须有所改变,才能起到关键点的作用,为此我在培养方案前加了个词,立体化,叫立体化培养方案。我觉得在说明何谓立体化之前,先要谈谈转型的自信和淡定,因为我觉得我们面对转型的目标,要非常自信,要淡定的往前走。

一、转型的自信和淡定

我们对转型,对在转型中出特色,对建立立体化培养方案,要充满自信,要淡定地往前走。

首先从国家层面来看。我们国家一年毕业的本科以上的学生735万,上千所本科院校。如果全国的高等学校都一刀切,走一个模式,搞一种方式,一定对中国的发展是不利的。大家都在谈创新创业,我看一个学校有百分之一的学生能创业,就很了不起。所以说就业才是我们的重要工作。即便是创业教育,也应该有我们的重点,要有我们的思路。大学生创业,重点在创业教育,创业教育对高校都很重要,但研究型大学、教学型学校和应用型学校的培养方案就不能一样,就不能一刀切。

一个培养方案全国照做,一定是不对的。我们对源于国有大学的培养方案,需要重新定位。如果所有大学都照一流大学来做培养方案,哪怕那个培养方案是一流的,也是不对的。反过来说,我们的应用型转型方案,会加大“应用”的比例,包括实践课的学分以及学时安排,如果中山大学也这样做,肯定也不对。教学对象不同,培养的目标也不一样,所以我觉得大学必须分类。不同类型的学校,以及每一个学校都要走自己的路,要办出自己的特色,“出特色”是各个学校发展的关键。我们老看到高等教育出现很多的问题,包括大学分类不清晰、一刀切的管理模式,也包括大学自治权利的缺失等等,都和模式的单一化、缺乏特色相关。

虽然我国的高等教育存在一些问题,但我们对中国的高等教育仍然有自信。中国能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是和我国大学发展、科学技术发展有关的。中国高校培养了上百万的学生,为国家建设输入了大批人才,满足了中国三十多年改革和发展对人才的需要。我们国家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,已经进入先进国家之列。科学技术的发展和高等教育的发展是分不开的,所以我们要自信地看待中国高等教育,不要看到哪个地方有问题,就一切都不好。

向应用型大学转型,应该是目前试点大学探索和形成自己特色的新契机。对于我们南方学院而言,之所以要按应用型大学的要求改变发展方向,不是因为政策要改,是我们本身就要改。我们之所以花了一年半的时间调整我们的培养方案,就是希望在教学型、应用型的道路当中,做出我们的特色来。

所以我们要很自信、很淡定地推动我们的发展,我们要一步一步往前走。所以我们的培养方案,不能和中山大学一样。包括学分的安排,我们都得思考自身的情况,要出特色。

二、转型关键点:立体化培养方案

所谓立体化的培养方案,实际上讲的是专业培养方案要把专业教育、思想政治教育和通识教育有机地融合起来,在一个培养方案中,知识传承、能力培养、综合素质,一个都不能少,都得体现在这个培养方案当中。我们这样的培养方案,就是要和中山大学不一样,和其他国有一流大学不一样。

立体化培养方案,还要改变原有的学分安排。要通过学分安排的改变或调整,消除知识传承、能力培养、综合素质三者之间的隔阂,要解决专业教育与综合素质教育“两张皮”的问题。我们在学分的安排上,也要和中国的一流大学有所区别,要有自己的特色。

立体化培养方案的制定,也要在学生能力培养上体现学校自身特点。南方学院学生能力的培养,不能和中山大学完全一样。因为学生情况不同,对学生的沟通交际能力、思辨能力、表达能力的要求和培养就应该有所不同。立体化培养方案,要突出学生能力的培养。能力的强弱,是我们学生今后能不能成功的前提。

立体化培养方案,要科学地确定知识传承的逻辑起点问题。专业核心课程的逻辑起点,必须是学科的,是基于学科的专业知识体系的;专业方向课程和专业选修课程的逻辑起点,应该结合企业的、行业的、公共部门的人才培养标准和知识体系;思政课程、道德修养和通识课程,要以学生成长和核心价值观作为逻辑起点。我们要把三种逻辑起点及其知识体系,在专业培养方案中统一起来,形成知识传承的综合性基础,这样的知识传承,才能成为我们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学生核心竞争力的关键。

培养方案的制定,既要根据国家、社会发展的要求,也要体现学校自身特点。我们的培养方案,以及我们学生能力的培养,都不能和中山大学一样。学生情况不同,对学生的立志、学生的理想的培养就应该不同,对学生能力的培养也应该不同,包括学生的沟通交际能力、学生的思辨能力、学生的表达能力。有特色的能力培养,是我们学生今后获取成功的基础,它和知识传承共同构成我们学生的核心竞争力。

培养方案之所以是我们转型发展的关键点,还因为它是一个学校发展和大学自治的关键点。大学自治,就是两个东西,一个是大学章程,一个就是培养方案。一个大学可以建立自己的培养标准,可以依据自己的培养标准颁发毕业证书,这既是人才培养的制度设计,也是大学自治的基本涵义,也是我们常说的“自说自审自治”。在诸种自治当中,唯有大学有这个权力。这个权力的最基本体现,就是培养方案。

扎实的专业基础与能力、综合素质相结合,构成一种立体的培养方案。我们要以立体化培养方案为关键点,推动转型。

三、转型的六个推动

转型不是单一的,是全面的,我想从六个推动来谈六个方面的转型。

推动一:共识再达成的认识转型。第一个推动,就是我们要形成转型的共识,要重新地再达成。为什么要认识再达成呢?因为我们学校的办学定位早就确定为应用型人才培养了,近三年在思政教育、素质教育和教学改革等方面,已经做了大量工作。

王丽荣老师做了关于能力培养、关于综合素质的一个改革方案,通过了十二稿,前几天也拿到了政府的特等奖。虽然这个方案还没有在我们南方学院全面铺开,但奖拿回来了。这个方案力图达到的就是我们要做和公立的一流大学不一样的事情,除了知识传承,学生能力的培养、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,我们可能和一流大学是不一样的。 

我们所有的老师,你的观念要发生变化,我们所有的系主任,你的观念也要发生变化。你承担着培养人的责任,你的培养人的方式和中山大学等一流学校培养人的方式是不一样的。因为学生,即培养对象不一样,学校定位不一样。因此我们的老师应该像盐一样,融到培养方案当中的方方面面,不能像国有大学,我老师只承担上课当中的知识传承。我们有不少老师,像师傅带徒弟一样的在带学生,但这还不够,我们还要有一个共识,就是所有的老师,在学生能力的培养、在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当中,都要像盐,融到知识当中,融到能力当中,融到学生的综合素质当中。所以我觉得要呼吁我们所有的老师,包括辅导员,包括我们的管理干部,要看清楚你的工作一样也是培养人。这个认识的统一对南方学院的发展非常关键。

王丽荣老师跟我说,方案是出来了,但总是落不了地,是因为某些老师认为学生的能力成长和我没关系,学生的素质和我没有关系。我们有些老师上完课就完事,上课也是自演自说。每一章每一节当中,哪些是能力的培养、哪些是方法,哪些内容应该体现什么能力,应该达到哪些目的,我们很多年轻老师不太清楚。我上课就按照教材讲,上课要达到什么目的不清楚,教材没有但又应该讲授的知识有哪些也不太清楚。

所以我想所有专业的培养方案,所有老师的教学大纲,你的讲义,都要搞清楚。因此,我觉得必须确定一个标准,也就是要在每一个专业当中形成一种立体的培养方案,每一位老师的讲义的模板应该体现立体化的培养方案。立体化的培养方案,必须融在每门课程的讲义当中,融在教学当中,这个共识是必须有的。没有这个共识,南方学院的应用型我们就做不了。我们就不能真正做到德智体、知识、能力、综合素质融在一起的培养学生。

研究型大学是研究型的培养方式,应用型大学是应用型的培养方式,并没有高低之分,只是我们的培养对象不一样,所以应用型并不是就比人低。

学生能力的培养并不是说那只是辅导员的事情,跟我老师没有关联。老师老师,老师就是领路人。能力的培养,年长的老师都做到很好。我们有些老师,包括台湾老师,像师傅一样带学生。电软系有位台湾老师指导学生发表了几篇论文,文传系就是一个老师带好几个学生,冯原老师那个艺创系,几个老师带几个骨干学生共同在做一些事情。这些都是把能力培养和专业知识的传承融合在了一起。

这个共识必须再次在我们全体老师中达成。所有老师,想清楚,我们的职责除了知识传承以外,还包括对学生能力、综合素质的培养;所有老师,要明白,我们在培养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。这个认识是老师们要达成的,是要融到你的讲义当中的,是要融到你的培养方案当中的,是要融到你的教材当中的。同样,这个认识也是所有的辅导员和机关干部们要达成的,也要融到所有的辅导员和机关干部的工作当中。

对于学生,能力是他发挥专业知识的前提,综合素质是他未来发展的潜力。所以,包涵能力和综合素质的这样一个立体方案,我很希望能够建成。我也希望,我们所有的老师,所有专业,在建立培养方案的时候,要认真地考虑这样一个立体化的“讲述”。不要像国有大学一样,我老师只做知识培养的方案,能力的方案和我没有关系,那是辅导员的职责。

这个共识系主任们应该带头达成。王丽荣老师很苦恼,我老说她的方案落不了地,她也老跟我说她做不到。所以我很希望系主任们一起做,一起转。我们南方学院的系主任们,能不能通过你们的培养方案,真正改变中国高等教育当中的毛病,真正做出特色?

我们不要什么第二课堂,不要什么第二老师,我们就是一个课堂,一个将各种教育资源和方式相融合的课堂;我们就是老师,我们的老师都可以做学生工作,我们的辅导员都可以教学生;我们就是一个方案,一个立体化的方案,一个立体化的培养学生德智体全面成长的方案,一个和所有老师、辅导员和机关干部相关的立体化培养方案。能不能把大学一年大学二年学生的能力、素质、知识,都融进一个培养方案当中?能不能真正地按这样一个方案,体现应用型人才的培养?

这就是我们的培养方案和教学方式的转型所必须面对的问题,所以我很希望各系主任达成共识,我也希望王丽荣老师和各系主任联手,把你的方案,融到各专业的方案当中,我还希望系主任作为推动力,推动你的老师,推动你的辅导员,推动你的管理干部,每一个都像盐一样的融到这个立体方案当中,来真正培养全面发展的人。

为此,我们各种课程的教学方式、学分的安排都应体现应用型的转型。除了要创造更多的微学分,还能不能有其他的呢?包括社团活动,等等,它也是在培养人,能不能配置学分呢?立体化的培养方案,要解决好学分合理配置的问题。培养方案有了合理的学分配置,才能更好地融入,才能更好地融到老师的讲义里,融到辅导员的工作中,融到管理干部的管理过程。这样一个立体的方案,这样一个共识必须要有。我们学术委员会、我们院务班子、我们财经委员会都要有这样一个共识,系主任也要有这样一个共识。

我们不是研究型大学,因此我们的培养方案,我们的学分安排,不应向那个道路走。不同的对象,不同的人,就要有不同的培养方案。所以我觉得转型就是以培养方案作为核心点,在核心点上认识的统一,共识的再一次达成,是我们转型的第一个推动。有了这个推动,就能把我们的老师、辅导员、管理干部融在一起,共同建立立体化的培养方案,同心协力实现转型。

推动二:培养方案逻辑起点转型。要转型,培养方案的逻辑起点就要发生改变。研究型学校按科学技术内在的规律制定培养方案,应用型学校以专业基础和科学技术内在逻辑做培养方案,专业以行业、地方和公共组织作为逻辑起点。应用型大学要有扎实的专业基础,专业基础是学生一辈子最重要的基础,要扎实。因此系主任要选择那些最关键的课程作为专业基础,不要像一流学校那样面面俱到,但决不能忽视我们的专业基础课。

应用型的专业课,能不能以行业、以地区,作为逻辑起点?我觉得能。应用型的专业课,由于逻辑起点的变化,在教学方式上要加强实践、实训和实习环节,要明确这个方面的培养标准和培养方式。在培养和教学方式上,是不是可以像有的系主任刚才讲的,学生可以在在学期间顶岗上班。我觉得像医疗检测、护理和其他专业的学生,是不是能有一年或一个学期干脆就在医院上班,在公司上班?能不能上午上班下午上课,或者上午上课下午顶班,等等。所以我觉得专业课可以以行业、以地区和公共组织,作为逻辑起点。我个人认为,这就是应用型大学和研究型大学的区别。不然什么叫应用型,回答不清楚,用文字描述,很难描述清楚。

培养方案逻辑起点的区别和确定,我想这个事情不仅仅是中国,整个世界都在做。在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大学培养方案当中,它的逻辑起点都得清楚,可从中分清楚研究型与教学型、本科和非本科。逻辑起点能不能这样思考,在制定立体化培养方案时,希望各位系主任去思考,包括看待应用型。

刚才五位系主任都讲得很好,讲的一个比一个具体。但我们总还得有一个起点,总还得有培养方案的逻辑,培养方案的内在逻辑在哪儿,我们总得回答清楚,这个清楚了,我们的大学和专业定位就清楚了,我们就可以和企业合作,我们就可以优化对学生实践能力的